跳至主要內容

去年經濟預估收縮3.5%

羅致光網誌談福利制度

巿民對香港的綜合社會保障援助制度有不少誤解,要減少這些誤解亦只能不斷解說,甚至要重複解說。我在2020年4月26日的網誌曾作一些解說,不過傳媒對於解說部分沒有興趣,並沒有報道。過了不久,在立法會又聽到有議員說甚麼「有手有腳,唔想申請綜援」。雖然我每次聽到這些語帶侮辱領取綜援人士的說話都有些「火滾」,但總是要忍,盡力解說。   綜援的基本功能   綜援制度作為一個安全網,是為任何一個家庭當收入未能滿足在香港的基本生活需要時,提供經濟支援。在綜援制度的基本生活需要,是依據一個申領個案可領取的各項津貼(包括標準金額、補助金、租金津貼及其他特別津貼)的總和。現時以不同合資格家庭成員人數計算,平均的津貼總和是:    合資格家庭成員人數 平均每月綜援金額(元)  1  7,399  2  10,962  3  14,265  4  16,975  5  19,444  6人或以上  23,147   綜援制度鼓勵就業   對於有工作能力而沒有工作的人士,綜援制度提供多方面的支援及特別津貼,以鼓勵及協助他們就業。自2020年起,綜援制度推出一系列優化措施。我在這裏特別要講解其中一項,即在今年2月1日起增加了豁免計算入息的上限,由過往的每月2,500元,增加至4,000元。   舉例來說,一個四人家庭若依現時根據其需要,可獲得的各項綜援津貼總和假設為每月16,000元,如這個家庭的收入只有9,000元,增加了的豁免計算入息為4,000元,即只計算其入息的5,000元,這個家庭可獲發的綜援津貼金額便是每月11,000元(16,000元 – 5,000元);加上其本身的收入9,000元,這個家庭便會有每月20,000元應付生活所需。   在職家庭津貼鼓勵就業   同樣地,在職家庭津貼的設計亦是鼓勵多勞多得。職津依據工時分三層,即非單親住戶每月工時要求為144、168及192小時,而單親住戶為36、54及72小時。以入息為香港從事經濟活動住戶每月入息中位數(註1)50%或以下的住戶為例,如達上述工時要求,便可分別獲得每月1,000、1,200及1,400元全額津貼(註2)。此外,住戶中每名合資格兒童可獲每月1,400元的兒童津貼。以一個每月收入低於22,400元的四人家庭為例,如當中包括兩個兒童,每月便可獲得最高4,200元。若以上述綜援例子中的四人家庭計算,每月便有最高13,200元(9,000元+4,200元)應付生活開支。   鑑於現時香港經濟低迷,不少人開工不足或於部分時間放無薪假,所以政府將會向立法會財務委員會建議一項有時限措施,將非單親住戶工時要求下限大幅調低,即由上述的144、168及192三層工時要求,改為72、132及192小時。若獲立法會財委會通過,經電腦系統調整及人手招聘工作完成後,最早於6月的申領月份實施,為期12個月。   綜援與職津的比較   在設計上,綜援和職津兩個系統都有鼓勵就業的成分,綜援主要是透過豁免計算入息,而職津是透過設立三層工時要求,鼓勵多勞多得。   以上述的四人家庭每月9,000元收入的例子計算,綜援給予的每月援助(11,000元)較職津(最高4,200元)為高,其中最重要的分別在於申領綜援的資產上限較申領職津的資產上限低。以恆常的綜援制度計算,一個四人家庭(兩名成人、兩名兒童、全數是健全人士)計算,資產上限為88,000元,而職津四人家庭的資產上限則為548,000元。   亦由於失業情況惡化,政府經立法會財委會批准,已將申領綜援的健全人士資產上限提升一倍,直至今年5月31日。以上述四人家庭為例,申領綜援的資產上限便調升至176,000元。   後語   綜援制度在現時的香港社會,仍存有一個負面的標籤。我多年來都希望多解說,讓大眾多明白綜援制度,就是作為社會給予巿民的安全網,避免巿民收入過低而未能滿足在香港生活的基本需要。為巿民提供一個生活安全網,是社會的集體責任,亦是根據《基本法》第36條,香港居民有依法享受社會福利的權利。希望大家可以將有色眼鏡,交給庚子年的鼠帶走吧。   送鼠迎牛,願新的一年迎來萬象更新,祝家家戶戶,四季平安,身心康泰!   註: 1 :在職津計劃下,入息限額是以從事經濟活動的家庭住戶每月入息中位數計算的。此中位數,較家庭住戶每月入息中位數為高。   2 :另分別在60%限額提供3/4額津貼及在70%限額提供半額津貼。   (以上是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2月14日在網誌發表的文章)      
https://www.news.gov.hk/chi/2021/02/20210214/20210214_113612_540.html?utm_source=dlvr.it&utm_medium=blogger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發還產假薪酬計劃接受申請

勞工處今日公布,發還產假薪酬計劃即日起接受僱主申請。   自去年12月11日起,《僱傭條例》訂明的法定產假由10個星期延長至14個星期。透過此計劃,僱主可以報銷形式申請發還已支付予僱員的第11至第14個星期的法定產假薪酬,上限為每名僱員80,000元。勞工處已委聘代辦機構協助推行此計劃。   申請發還產假薪酬必須符合四項條件。其一,申請所涵蓋的僱員須由申請人僱用,並符合《僱傭條例》訂明享有產假及產假薪酬的資格。   其二,僱員已放取產假,而申請人已向僱員支付全數14個星期的產假薪酬。   其三,僱員於去年12月11日或之後分娩。   其四,已支付予僱員的新增四個星期產假薪酬不曾、也不會獲其他政府撥款支付或補貼。   僱主支付僱員全數法定產假薪酬後,可透過發還易網站直接遞交申請。僱主也可在該網站下載申請表格,或前往勞工處勞資關係科分區辦事處、香港黃竹坑道8號South Island Place 2樓204室計劃服務處索取申請表格。   查詢可致電2636 6353。 https://www.news.gov.hk/chi/2021/04/20210401/20210401_122442_797.html?utm_source=dlvr.it&utm_medium=blogger

理大消防處合作研究室內定位系統

消防處與理工大學今日簽署合作備忘錄,研究室內定位系統,以追蹤消防人員在建築物火災現場的位置,進一步保障前線人員安全。   消防處和理大將合作應用創新科技研究室內定位技術,以測定消防人員進入建築物火場後的位置,可即時追蹤搜索遇險人員。   合作備忘錄由消防處助理處長(機構策略)郭柏超和理大工業及系統工程學系系主任陳鏡昌簽署,並由消防處處長楊恩健和理大校長滕錦光見證簽署儀式。   楊恩健表示,消防處一直支持特區政府推動創新科技,積極引進並應用新科技,優化滅火、救援和緊急救護服務,希望為市民的生命財產和前線人員安全提供更佳保護。   他指出,消防處早已利用機械人協助滅火,並使用無人機配合人工智能圖像分析軟件,協助搜救遠足失蹤人士,大大提升救援行動的效率和安全。   他補充,消防處經常與粵港澳大灣區內地城市的消防救援部門進行技術交流,分享科技研究成果。   滕錦光表示,理大將繼續以科研實力支持消防處工作,其中,建築環境及能源工程學系正進行智慧防火研究,利用人工智能監測建築物的火警風險。 https://www.news.gov.hk/chi/2023/01/20230104/20230104_174015_880.html?utm_source=dlvr.it&utm_medium=blogger

教育局闡釋高中核心科目優化安排

教育局於今年4月1日公布高中四個核心科目(即中國語文、英國語文、數學、公民與社會發展科以代替通識教育科)的優化措施,並於新學年由中四級起推行,讓學生得以盡早獲益。局方感謝學界的正面回應和支持,讓優化方案得以落實。然而,我們留意到有部分人士不透徹理解優化課程方案,希望在此進一步解釋及澄清。    高中四個核心科目的課時不能超過總課時的一半?    現時不少學校在核心科目的建議課時之上,額外增加課時,甚至超過總課時的60%,以致需要壓縮其他學習經歷的時間、增加補課,或將個別科目安排於課後進行,學生因而缺乏空間去參與更多元化的學習經歷,情況並不理想。隨着優化措施的推行,單是公民與社會發展科明顯減少課時和改為半科,四個核心科目所佔的總課時應可調整至約50%。    優化方案的精粹在於給予學校彈性和空間以照顧學生的多樣性,即使校內同一級的學生,他們於語文及數學科的課時也不應一刀切地相同。因此,對於仍有學校向局方提問:「在優化措施落實後,若四個核心科目所佔的總課時達51%,是否『違規』呢?」相信答案也顯而易見。學校應就高中課程的布置作整體考量。具體如何分配課時、提供的科目選擇和安排其他學習經歷,以照顧學生的需要和不同性向,以及製造空間來豐富學生的學習經歷,需要學校領導作出合理的判斷。這正是教育專業的體現,不會有適合所有學校、簡單而劃一的量化指標。    為何不建議學校把優化措施所釋出的課時調撥至核心科目?    學校應詳細考慮學生的個別學習需要,以一刀切的形式把釋出的課時調撥至核心科目的做法偏離優化措施的原意,也未必是最有效。學校應反思學習是否只限於正規課堂,以及如何有效地提升學生的學習興趣。學生如需額外的語文支援,可採用多元的適異策略(包括跨課程的閱讀/語文活動、具針對性的短期課程、拔尖補底班、與語文學習相關的聯課活動等),以及考慮如何提升學校整體的語文學習氛圍。    局方殷切期望學校以學生的利益為大前提,了解不同學生的學習特質和需要,透過是次機會,整體檢視和規劃課程,妥善運用釋放出來的空間,提供更多元化的學習經歷,照顧學生的不同興趣、能力和抱負,培育他們的全人發展及多元才能。    騰出高中核心科目的課時,會否減少學生學習語文的機會?    學校課程檢討專責小組於2020年9月向教育局提交報告,特別指出局方須闡明學時(相對於課時)的概念,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