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去年經濟預估收縮3.5%

立法取消對沖 冀本屆政府完成

前言   自1999年起,特區政府每年都舉行勞動節酒會,藉此向勞工界致敬,感謝他們一直以來在推動香港發展擔當重要角色。因應2019冠狀病毒病疫情,政府並沒有舉辦2020年及2021年的勞動節酒會,轉為由行政長官於網上表達對勞工界的敬意。今天為勞動節的翌日,我特此交代過往近四年勞工政策中的數項重要工作。   偏向勞工還是偏向商界   2017年上任之初,我在多個公開場合表達勞工政策「應該稍為偏向基層勞工」的見解,亦可能加上我個人的社會福利界背景,有數名代表工商界的議員都表達擔憂,更有人半說笑地指我會將勞工及福利局變成「勞工福利局」;當然持政策立場另一邊者,則會指我是自由經濟主義者,偏向商家。我在2017年7月30日的網誌已解說我對勞工政策的基本看法,在此不重複。簡單來說,我認為自己在勞工政策屬於中間偏左,只是左邊的認為我偏右,右邊的認為我偏左。在以下的幾項政策中,我都會被部分勞工界批評是偏向商界,而同時被部分商界批評是向他們開刀。   家庭友善的勞工政策   有兩項家庭友善的勞工政策,是我早於20多年前倡議家庭政策1中已提出的:增加法定產假及設立法定侍產假。   法定產假由十個星期增加至14個星期,並由政府發還僱主已支付的新增四個星期的法定產假薪酬,是在2017年行政長官選舉時,我已向當時參選的現任特首提出的理念,當中是參考了其他國家,特別是新加坡的做法。成果是有關修訂於2020年12月11日開始生效,而配合延長法定產假的發還產假薪酬計劃亦已於2021年4月1日起接受僱主提交申請。法定侍產假則由上屆政府設立的三天增加至五天,於2019年1月18日開始生效。   防止工傷及復康服務   雖然我早年進行勞工政策的研究不多,但是其中一份正是與如何提升職業健康與安全有關2。很難忘在我上任勞福局局長的第十天,發生一宗嚴重工業意外,導致三名工人死亡。對於意外中有工友身故,我十分難過,亦敦促同事們要加緊加快職安健的各方面工作。為了推廣職安健,我曾粉墨登場,呼籲「要威就一定要帶戴頭盔」3,提醒工友使用配有帽帶的安全帽,以及其他不容輕忽的職安健信息。制度改革方面,我於今年3月14日的網誌表示,為進一步提升建造業安全水平,政府會優化建築工程的呈報機制,在此不重複。另外兩項工作分別是提高職安健法例的最高罰則,以及工傷復康先導計劃。   政府已提出修例建議,提高違反職安健法例的最高罰款額及最高監禁刑期,目的是加強刑罰對持責人的阻嚇力,以進一步提高對工人的職安健保障。我們已進行了兩輪的諮詢工作,聽取了勞方及資方的意見,我們會盡量平衡各方意見及充分考慮勞資雙方的關注。我們期望在本屆政府任期內完成相關法例的修訂工作,以落實新的罰則。   另外,工傷僱員現時普遍須花較長時間輪候復康治療服務,以致錯過復原的最佳時機,政府因此正籌備於2022年推出一個為期三年及以建造業工傷僱員為對象的工傷僱員復康先導計劃,以個案管理模式,為工傷僱員提供適時及高協調性的私營門診復康治療服務,協助他們盡早康復並重投工作。   法定假日與公眾假期看齊   現時每年法定假日為12天,公眾假期為17天。早在2008年的立法會選舉,便有勞工界提出要將法定假日與公眾假期看齊為17天。在我有份編寫的2012年民主黨立法會參選政綱亦加入此項目。爭議持續超過十年,行政長官於2020年1月14日宣布十項民生政策時,終於包括了這個項目。當然,進行有關政策及立法工作,必須做多項政策影響研究,完成有關研究後,便諮詢勞工顧問委員會。於去年10月及11月,勞顧會曾召開兩次會議,雖然大家就將法定假日增加至17日,大致上沒有異議,但就時間表方面並沒有共識。當我們看到分歧十分之大,再討論下去,不知何時有結果,更談不上何時完成立法,政府便決定中間落墨4,並進行有關立法工作,並於3月17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動議二讀《2021年僱傭(修訂)條例草案》,現由立法會成立的法案委員會審議當中。我們的目標是在今年年中完成立法工作,及時公布明年的法定假日與公眾假期日子。   取消「對沖」   取消強積金與遣散費/長期服務金的「對沖」機制,可算是最具爭議性,亦是最複雜的法例修訂之一。自強積金成立開始,這已是勞工界爭取的議題。2018年10月的行政長官施政報告公布了優化方案,自此勞工處便努力進行草擬法例的工作。當中涉及修改七條現有法例,另加修訂《稅務條例》,及新增一條實施專項儲蓄戶口計劃的法例5。在草擬過程中,更涉及多項政策細節的研究和決定。我們的目標是在下屆立法會開始時,盡快提交條例草案。   後語   勞工政策在社會上向來爭議十分之大,不少政策爭議持續十多年,甚至超過20年,未有寸進,上述的延長法定產假、法定假日與公眾假期看齊,以及取消「對沖」皆是如此。然而,在本屆政府,延長法定產假已完成;法定假日與公眾假期看齊的立法工作,完成在望;取消「對沖」的法例草擬仍在努力中,目的都是在本屆政府內完成立法工作。   1 可參考2001年11月,立法會羅致光議員辦事處出版的《家庭政策諮詢文件》。   2 我手上已沒有了有關研究報告文本,研究是香港世界宣明會資助,(1992) “The Promotion of Occupational Health and Safety: A Strategic Study for the Hong Kong Workers' Health Centre”, Hong Kong Workers' Health Centre。   3 可見於2018年6月10日的網誌。   4 細節可參考政府給予立法會的文件。   5 細節可參考政府給立法會人力事務委員會於今年4月20日討論的文件。   (以上是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5月2日在網誌發表的文章)
https://www.news.gov.hk/chi/2021/05/20210502/20210502_094358_483.html?utm_source=dlvr.it&utm_medium=blogger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發還產假薪酬計劃接受申請

勞工處今日公布,發還產假薪酬計劃即日起接受僱主申請。   自去年12月11日起,《僱傭條例》訂明的法定產假由10個星期延長至14個星期。透過此計劃,僱主可以報銷形式申請發還已支付予僱員的第11至第14個星期的法定產假薪酬,上限為每名僱員80,000元。勞工處已委聘代辦機構協助推行此計劃。   申請發還產假薪酬必須符合四項條件。其一,申請所涵蓋的僱員須由申請人僱用,並符合《僱傭條例》訂明享有產假及產假薪酬的資格。   其二,僱員已放取產假,而申請人已向僱員支付全數14個星期的產假薪酬。   其三,僱員於去年12月11日或之後分娩。   其四,已支付予僱員的新增四個星期產假薪酬不曾、也不會獲其他政府撥款支付或補貼。   僱主支付僱員全數法定產假薪酬後,可透過發還易網站直接遞交申請。僱主也可在該網站下載申請表格,或前往勞工處勞資關係科分區辦事處、香港黃竹坑道8號South Island Place 2樓204室計劃服務處索取申請表格。   查詢可致電2636 6353。 https://www.news.gov.hk/chi/2021/04/20210401/20210401_122442_797.html?utm_source=dlvr.it&utm_medium=blogger

理大消防處合作研究室內定位系統

消防處與理工大學今日簽署合作備忘錄,研究室內定位系統,以追蹤消防人員在建築物火災現場的位置,進一步保障前線人員安全。   消防處和理大將合作應用創新科技研究室內定位技術,以測定消防人員進入建築物火場後的位置,可即時追蹤搜索遇險人員。   合作備忘錄由消防處助理處長(機構策略)郭柏超和理大工業及系統工程學系系主任陳鏡昌簽署,並由消防處處長楊恩健和理大校長滕錦光見證簽署儀式。   楊恩健表示,消防處一直支持特區政府推動創新科技,積極引進並應用新科技,優化滅火、救援和緊急救護服務,希望為市民的生命財產和前線人員安全提供更佳保護。   他指出,消防處早已利用機械人協助滅火,並使用無人機配合人工智能圖像分析軟件,協助搜救遠足失蹤人士,大大提升救援行動的效率和安全。   他補充,消防處經常與粵港澳大灣區內地城市的消防救援部門進行技術交流,分享科技研究成果。   滕錦光表示,理大將繼續以科研實力支持消防處工作,其中,建築環境及能源工程學系正進行智慧防火研究,利用人工智能監測建築物的火警風險。 https://www.news.gov.hk/chi/2023/01/20230104/20230104_174015_880.html?utm_source=dlvr.it&utm_medium=blogger

教育局闡釋高中核心科目優化安排

教育局於今年4月1日公布高中四個核心科目(即中國語文、英國語文、數學、公民與社會發展科以代替通識教育科)的優化措施,並於新學年由中四級起推行,讓學生得以盡早獲益。局方感謝學界的正面回應和支持,讓優化方案得以落實。然而,我們留意到有部分人士不透徹理解優化課程方案,希望在此進一步解釋及澄清。    高中四個核心科目的課時不能超過總課時的一半?    現時不少學校在核心科目的建議課時之上,額外增加課時,甚至超過總課時的60%,以致需要壓縮其他學習經歷的時間、增加補課,或將個別科目安排於課後進行,學生因而缺乏空間去參與更多元化的學習經歷,情況並不理想。隨着優化措施的推行,單是公民與社會發展科明顯減少課時和改為半科,四個核心科目所佔的總課時應可調整至約50%。    優化方案的精粹在於給予學校彈性和空間以照顧學生的多樣性,即使校內同一級的學生,他們於語文及數學科的課時也不應一刀切地相同。因此,對於仍有學校向局方提問:「在優化措施落實後,若四個核心科目所佔的總課時達51%,是否『違規』呢?」相信答案也顯而易見。學校應就高中課程的布置作整體考量。具體如何分配課時、提供的科目選擇和安排其他學習經歷,以照顧學生的需要和不同性向,以及製造空間來豐富學生的學習經歷,需要學校領導作出合理的判斷。這正是教育專業的體現,不會有適合所有學校、簡單而劃一的量化指標。    為何不建議學校把優化措施所釋出的課時調撥至核心科目?    學校應詳細考慮學生的個別學習需要,以一刀切的形式把釋出的課時調撥至核心科目的做法偏離優化措施的原意,也未必是最有效。學校應反思學習是否只限於正規課堂,以及如何有效地提升學生的學習興趣。學生如需額外的語文支援,可採用多元的適異策略(包括跨課程的閱讀/語文活動、具針對性的短期課程、拔尖補底班、與語文學習相關的聯課活動等),以及考慮如何提升學校整體的語文學習氛圍。    局方殷切期望學校以學生的利益為大前提,了解不同學生的學習特質和需要,透過是次機會,整體檢視和規劃課程,妥善運用釋放出來的空間,提供更多元化的學習經歷,照顧學生的不同興趣、能力和抱負,培育他們的全人發展及多元才能。    騰出高中核心科目的課時,會否減少學生學習語文的機會?    學校課程檢討專責小組於2020年9月向教育局提交報告,特別指出局方須闡明學時(相對於課時)的概念,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