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內容

12月出口貨值按年跌28.9%

取消對沖前遣散員工 僱主沒得益

前言   就取消「對沖」的政府方案,在2018年10月10日的施政報告中已作交代,由於當年的施政報告十分之長,所以行政長官在10月10日的立法會上沒有讀出整篇施政報告,取而代之是一篇簡短的發言。雖然當時所有立法會議員都獲得施政報告全稿,但一位表示關心「對沖」的議員,明顯沒有閱讀施政報告的有關部分,在立法會內批評政府沒有交代有關方案。   雖然由今年1月開始,在每一次的立法會人力事務委員會會議上,我們都有交代取消「對沖」準備工作的進展,並強調於下一個立法年度盡早向立法會提交多條相關法例修訂及一條全新條例草案,但總是有人批評政府沒有交代有關工作進展,甚至誤指政府已放棄有關立法工作。亦有人批評政府早前曾表示會在2021年10月新一屆立法會成立後盡快提交法案,但其後改變了立場,延後到2022年年初。這是事實。當新一屆立法會選舉確定於2021年12月舉行後,勞福局亦已清楚表明會在新一屆立法會成立後(即2022年1月)盡快提交法案。這是因為我們預期有關立法審議工作,因涉及多項現有法例的修訂及一條全新法例,難於兩、三個月內完成,因此我們決定在新一屆立法會成立後才提交法案,讓立法會有足夠時間審議。我當然希望在本屆政府任期完結前,完成有關立法工作。剛公布的施政報告,便再重申政府的決心,以及會在新一屆立法會開始後盡早提交條例草案。   取消「對沖」會否引起「炒人」浪潮   取消「對沖」不會有追溯期,即是僱員在有關法例修訂生效的日期1前的受僱期所引致的遣散費/長期服務金,仍可與強積金「對沖」。換言之,僱主於法例修訂生效前遣散員工,不會帶來任何利益。反之,若法例修訂生效前遣散員工,可能增加日後的遣散費/長期服務金開支。現時法例所訂的遣散費/長期服務金上限為39萬元,假設一個僱員在法例修訂生效前所累積遣散費/長期服務金權益已達30萬元,在法例修訂生效後,他可以累積的不能「對沖」權益便最高只有九萬元,換言之,僱主在日後不能用強積金來「對沖」的遣散費/長期服務金最高便只有九萬元。反之,如果僱主在法例修訂生效前解僱這位員工,新僱傭合約聘用的員工可累積的遣散費/長期服務金最高便會變成39萬元!當然,我們不能排除有個別僱主不明白上述道理,反而誤信了一些坊間謠傳和誤解,在法例修訂生效前解僱員工。政府有責任盡力及重複不斷解說。   當取消「對沖」的法例修訂生效後,僱主將會有更大的誘因保留現有的員工,以減低日後可能要支付的遣散費/長期服務金,特別是較年長及長年資的員工。   優化政府資助方案   坊間亦有一個相當普遍的誤會,以為政府在剛發表的施政報告中提出一個新的取消「對沖」方案。其實政府所提出的,只是優化在取消「對沖」後協助僱主適應政策改變的一個資助計劃。取消「對沖」的方案並沒有改變,有關法例修訂的草擬工作亦已接近完成。   優化政府資助方案的內容,過往數天在傳媒有甚廣泛的討論,勞工處亦於兩日前為傳媒安排了技術簡介會。在此,我不重複內容細節,只想重申方案的基本原則是在政府財政承擔額大致不變,資助年期繼續為25年的前提下,優化政府資助計劃,簡化計算方式,讓僱主更易明白,並可預先確定會獲得的資助金額。優化方案也會更聚焦支援中小微企,在取消「對沖」的初期訂立較低的「封頂」金額,讓僱主有更充裕時間為長遠的遣散費/長期服務金支出作好準備。   1現計劃是在2025年內生效,亦即積金易平台全面實施的時候。   (以上是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10月10日在網誌發表的文章)
https://www.news.gov.hk/chi/2021/10/20211010/20211010_105017_619.html?utm_source=dlvr.it&utm_medium=blogger

此網誌的熱門文章

發還產假薪酬計劃接受申請

勞工處今日公布,發還產假薪酬計劃即日起接受僱主申請。   自去年12月11日起,《僱傭條例》訂明的法定產假由10個星期延長至14個星期。透過此計劃,僱主可以報銷形式申請發還已支付予僱員的第11至第14個星期的法定產假薪酬,上限為每名僱員80,000元。勞工處已委聘代辦機構協助推行此計劃。   申請發還產假薪酬必須符合四項條件。其一,申請所涵蓋的僱員須由申請人僱用,並符合《僱傭條例》訂明享有產假及產假薪酬的資格。   其二,僱員已放取產假,而申請人已向僱員支付全數14個星期的產假薪酬。   其三,僱員於去年12月11日或之後分娩。   其四,已支付予僱員的新增四個星期產假薪酬不曾、也不會獲其他政府撥款支付或補貼。   僱主支付僱員全數法定產假薪酬後,可透過發還易網站直接遞交申請。僱主也可在該網站下載申請表格,或前往勞工處勞資關係科分區辦事處、香港黃竹坑道8號South Island Place 2樓204室計劃服務處索取申請表格。   查詢可致電2636 6353。 https://www.news.gov.hk/chi/2021/04/20210401/20210401_122442_797.html?utm_source=dlvr.it&utm_medium=blogger

理大消防處合作研究室內定位系統

消防處與理工大學今日簽署合作備忘錄,研究室內定位系統,以追蹤消防人員在建築物火災現場的位置,進一步保障前線人員安全。   消防處和理大將合作應用創新科技研究室內定位技術,以測定消防人員進入建築物火場後的位置,可即時追蹤搜索遇險人員。   合作備忘錄由消防處助理處長(機構策略)郭柏超和理大工業及系統工程學系系主任陳鏡昌簽署,並由消防處處長楊恩健和理大校長滕錦光見證簽署儀式。   楊恩健表示,消防處一直支持特區政府推動創新科技,積極引進並應用新科技,優化滅火、救援和緊急救護服務,希望為市民的生命財產和前線人員安全提供更佳保護。   他指出,消防處早已利用機械人協助滅火,並使用無人機配合人工智能圖像分析軟件,協助搜救遠足失蹤人士,大大提升救援行動的效率和安全。   他補充,消防處經常與粵港澳大灣區內地城市的消防救援部門進行技術交流,分享科技研究成果。   滕錦光表示,理大將繼續以科研實力支持消防處工作,其中,建築環境及能源工程學系正進行智慧防火研究,利用人工智能監測建築物的火警風險。 https://www.news.gov.hk/chi/2023/01/20230104/20230104_174015_880.html?utm_source=dlvr.it&utm_medium=blogger

教育局闡釋高中核心科目優化安排

教育局於今年4月1日公布高中四個核心科目(即中國語文、英國語文、數學、公民與社會發展科以代替通識教育科)的優化措施,並於新學年由中四級起推行,讓學生得以盡早獲益。局方感謝學界的正面回應和支持,讓優化方案得以落實。然而,我們留意到有部分人士不透徹理解優化課程方案,希望在此進一步解釋及澄清。    高中四個核心科目的課時不能超過總課時的一半?    現時不少學校在核心科目的建議課時之上,額外增加課時,甚至超過總課時的60%,以致需要壓縮其他學習經歷的時間、增加補課,或將個別科目安排於課後進行,學生因而缺乏空間去參與更多元化的學習經歷,情況並不理想。隨着優化措施的推行,單是公民與社會發展科明顯減少課時和改為半科,四個核心科目所佔的總課時應可調整至約50%。    優化方案的精粹在於給予學校彈性和空間以照顧學生的多樣性,即使校內同一級的學生,他們於語文及數學科的課時也不應一刀切地相同。因此,對於仍有學校向局方提問:「在優化措施落實後,若四個核心科目所佔的總課時達51%,是否『違規』呢?」相信答案也顯而易見。學校應就高中課程的布置作整體考量。具體如何分配課時、提供的科目選擇和安排其他學習經歷,以照顧學生的需要和不同性向,以及製造空間來豐富學生的學習經歷,需要學校領導作出合理的判斷。這正是教育專業的體現,不會有適合所有學校、簡單而劃一的量化指標。    為何不建議學校把優化措施所釋出的課時調撥至核心科目?    學校應詳細考慮學生的個別學習需要,以一刀切的形式把釋出的課時調撥至核心科目的做法偏離優化措施的原意,也未必是最有效。學校應反思學習是否只限於正規課堂,以及如何有效地提升學生的學習興趣。學生如需額外的語文支援,可採用多元的適異策略(包括跨課程的閱讀/語文活動、具針對性的短期課程、拔尖補底班、與語文學習相關的聯課活動等),以及考慮如何提升學校整體的語文學習氛圍。    局方殷切期望學校以學生的利益為大前提,了解不同學生的學習特質和需要,透過是次機會,整體檢視和規劃課程,妥善運用釋放出來的空間,提供更多元化的學習經歷,照顧學生的不同興趣、能力和抱負,培育他們的全人發展及多元才能。    騰出高中核心科目的課時,會否減少學生學習語文的機會?    學校課程檢討專責小組於2020年9月向教育局提交報告,特別指出局方須闡明學時(相對於課時)的概念,為